回避媒体跟踪:河池国土局“天价索赔”暗藏真相?

时间:2018-06-10 22:13:48

  5月4日上午9时, “河池天价违约金案” 在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河池市国土资源局起诉河池星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星宇房地产”)及法定代表人、股东韦俊蒙违约,索赔9297.5万元。该案开庭后,《南国早报》对该案相关案情进行了报道。接着,《广西日报》对该案发表了评论。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后,“河池天价违约金案”震惊八方,全国众多媒体对该案相关报道进行了转发或发表评论。更有来自中央或地方的媒体记者前往案发地广西河池市相关部门进行了跟踪采访。

  “河池天价违约金案”成热搜,已达1300多条

  正如《广西日报》发表的题为《别让“一根电线杆”破坏营商环境》的评论所认为的那样:“这是一场注定会引起社会舆论关注热议的官司,案中涉及的‘官告民’‘房地产开发’‘天价违约金’等关键词,都有着很高的社会关注度。”

  然而,面对媒体记者的跟踪采访请求,河池国土资源局采取许多政府职能部门惯用的屡试不爽的“绝招”——回避!

  “我们不方便接受采访!”“我们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所有媒体的采访都必须征得宣传部门的许可!”“你们先去宣传部征得许可后,宣传部通知我们可以接受采访,我们才能安排时间接受你们的采访!”……这些都是许多政府职能部门回避媒体记者采访的说辞。

  河池市国土资源局之所以采取回避的态度,难免让人猜测其暗藏真相的用意:我们回避,不接受采访,看你怎么报道!我们就不告诉你真相!想在我们这里知道真相?没门!想知道真相就自己想别的办法去!

  相关媒体记者欲对河池市国土资源局进行采访被拒绝,只能拍下该局大门证明曾经来过

  对于该案的相关情况,无论从《南国早报》的相关报道,还是从相关媒体对此案件的追踪报道中,人们都可以通过多种途径进行了解。在此,就不作重述了。

  那么,后续跟踪的相关媒体所发出的疑问主要包括哪些?

  据知情人透露,最近欲对该案件进行跟踪的媒体主要想弄明白的真相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该涉案地块上的高压线是不是2017年5月31日才迁移完毕?二是星宇房地产是不是已经在2016年6月1日支付第二期土地出让金?三是“河池市国土资源局委托律师对此辩称,合同约定‘自市政府协调供电部门拆除高压线后60日内’,只是‘拆除高压线后’,未指明‘拆完’或‘拆清’高压线。”那么,河池国土资源部门是否也和委托律师一样认为,“拆除”和“拆完”、“拆清”的意思不一样,大有文章可做?四是河池市国土资源局以“天价违约金”起诉房企的用意何在?五是“韦俊蒙在庭上发言时称,竞得该块土地使用权后,公司到国土部门办证时遭遇‘办证难’。他前后百余次跑国土部门,但至今仍有一些证件未能办理,因此错失最佳发展时机,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韦俊蒙在庭上所发言反映的这个问题是否属实?河池市国土资源局对此有没有话要说?六是涉案电线杆历经7年、三届局长“移不走”,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它屹立不倒?这三届局长有没有什么苦衷?

  《广西日报》题为《别让“一根电线杆”破坏营商环境》的评论认为:涉案地块上的电线杆,按照合同约定,应由国土部门协调相关部门拆除,结果却一拖就是7年……7年时间,对一家企业而言,会错失多少发展时机、造成多少经济损失,账不好算,心痛是肯定的。对当地政府部门来说,无论有哪些不可言说的困难和苦衷,这样的工作效率怎么都不能算高。

  职能部门七年移不走本该移走的电线杆,让房企造成多大的损失?这已让房企难以计算而难免心痛不已。让人震惊的是,“受害者”反而被“恶人先告状”起诉上亿“天价索赔”!如若待水落石出、真相大白时,房企确实是受害者,那么,河池市国土资源局该怎样赔偿受害者?

  在河池市国土资源局回避媒体跟踪报道的情况下,我们只能拭目以待!持续关注。我们相信法治社会之下,人们一定都会站在正平正义的一边,我们更相信法院的公平公正判决,一定会维护法律的尊严,还受害者一个公道!(郑华)

来源: 搜狐财经  作者:   编辑: 王金雷
  • 商贸
  • 独家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文化
回避媒体跟踪:河池国土局“天
回避媒体跟踪:河池国土局“天

回避媒体跟踪:河池国土局“天价索赔”暗藏真相

日媒吐槽安倍很“狡猾” 连15块
日媒吐槽安倍很“狡猾” 连15块

日媒吐槽安倍很“狡猾” 连15块钱冰棒都要报销

拉微格·卡巴尔“百万发型师俱乐部”
拉微格·卡巴尔“百万发型师俱乐部”

拉微格·卡巴尔“百万发型师俱乐部”活动完满落幕

金诚集团象山项目正式启动 为体育产
金诚集团象山项目正式启动 为体育产

金诚集团象山项目正式启动 为体育产业带来更多发展契

悠乐芳精油:护肤有3大妙招
悠乐芳精油:护肤有3大妙招

悠乐芳精油:护肤有3大妙招

杭州北大青鸟:成材不止一条路
杭州北大青鸟:成材不止一条路

杭州北大青鸟:成材不止一条路